首页> 古诗词> 李煜诗文
古诗词
  • 李煜五代
    闲梦远,南国正芳春。船上管弦江面渌,满城飞絮辊轻尘。忙杀看花人!
    闲梦远,南国正清秋。千里江山寒色远,芦花深处泊孤舟,笛在月明楼。

    参考资料:

  • 李煜五代

    遥夜亭皋闲信步。才过清明,渐觉伤春暮。数点雨声风约住。朦胧淡月云来去。
    桃杏依稀香暗渡。谁在秋千,笑里轻轻语。一寸相思千万绪。人间没个安排处。


    参考资料:

  • 李煜五代
    风回小院庭芜绿,柳眼春相续。凭阑半日独无言,依旧竹声新月似当年。
    笙歌未散尊罍在,池面冰初解。烛明香暗画堂深,满鬓青霜残雪思难任。

    参考资料:

  • 李煜五代
    一重山,两重山。山远天高烟水寒,相思枫叶丹。
    菊花开,菊花残。塞雁高飞人未还,一帘风月闲。

    参考资料:

  • 李煜五代
    晓月坠,宿云微,无语枕频欹。梦回芳草思依依,天远雁声稀。
    啼莺散,馀花乱,寂寞画堂深院。片红休埽尽从伊,留待舞人归。

    参考资料:

  • 李煜五代
    无言独上西楼,月如钩。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。
    剪不断,理还乱,是离愁。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。(一般 一作:一番)

    参考资料:

  • 李煜五代
    人生愁恨何能免,销魂独我情何限!故国梦重归,觉来双泪垂。
    高楼谁与上?长记秋晴望。往事已成空,还如一梦中。

    参考资料:

  • 李煜五代
    春花秋月何时了?往事知多少。小楼昨夜又东风,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。
    雕栏玉砌应犹在,只是朱颜改。问君能有几多愁?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。(雕 通:阑)

    春花秋月何时了(liǎo)?往事知多少。小楼昨夜又东风,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。了:了结,完结。砌:台阶。雕栏玉砌(qì)应犹在,只是朱颜改。问君能有几多愁?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。(雕栏 通:阑) 雕栏玉砌:指远在金陵的南唐故宫。应犹:一作“依然”。 朱颜改:指所怀念的人已衰老。 君:作者自称。能:或作“都”、“那”、“还”、“却”。

    参考资料:

  • 李煜五代
    帘外雨潺潺,春意阑珊。罗衾不耐五更寒。梦里不知身是客,一晌贪欢。
    独自莫凭栏,无限江山,别时容易见时难。流水落花春去也,天上人间。

    帘外雨潺(chán)潺,春意阑(lán)珊。罗衾(qīn)不耐五更寒。梦里不知身是客,一晌(shǎng)贪欢。潺潺:形容雨声。阑珊:衰残。一作“将阑”。罗衾:绸被子。不耐:受不了。一作“不暖”。身是客:指被拘汴京,形同囚徒。一晌:一会儿,片刻。一作“饷”贪欢:指贪恋梦境中的欢乐。独自莫凭栏,无限江山,别时容易见时难。流水落花春去也,天上人间。 凭栏:靠着栏杆。江山:指南唐河山。

    参考资料:

  • 李煜五代
    林花谢了春红,太匆匆。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。
    胭脂泪,相留醉,几时重。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。(相留 一作:留人)

    林花谢了春红,太匆匆。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。谢:凋谢。无奈朝来寒雨:一作“常恨朝来寒重”。胭脂泪,相留醉,几时重。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。(相留 一作:留人)胭脂泪:原指女子的眼泪,女子脸上搽有胭脂,泪水流经脸颊时沾上胭脂的红色,故云。在这里,胭脂是指林花着雨的鲜艳颜色,指代美好的花。相留醉:一本作“留人醉”。 几时重:何时再度相会。

    参考资料:

暂无数据
工具链接
©2008-2021 百乐品查询网  鄂ICP备17015376号-8   字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