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> 古诗词> 欧阳修诗文
古诗词
  • 欧阳修宋代
    春岩瀑泉响,夜久山已寂。
    明月净松林,千峰同一色。

    参考资料:

  • 欧阳修宋代

      真为州,当东南之水会,故为江淮、两浙、荆湖发运使之治所。龙图阁直学士施君正臣、侍御史许君子春之为使也,得监察御史里行马君仲涂为其判官。三人者乐其相得之欢,而因其暇日得州之监军废营以作东园,而日往游焉。

      岁秋八月,子春以其职事走京师,图其所谓东园者来以示予曰:“园之广百亩,而流水横其前,清池浸其右,高台起其北。台,吾望以拂云之亭;池,吾俯以澄虚之阁;水,吾泛以画舫之舟。敞其中以为清宴之堂,辟其后以为射宾之圃。芙蕖芰荷之的历,幽兰白芷之芬芳,与夫佳花美木列植而交阴,此前日之苍烟白露而荆棘也;高甍巨桷,水光日景动摇而上下;其宽闲深靓,可以答远响而生清风,此前日之颓垣断堑而荒墟也;嘉时令节,州人士女啸歌而管弦,此前日之晦冥风雨、鼪鼯鸟兽之嗥音也。吾于是信有力焉。凡图之所载,皆其一二之略也。若乃升于高以望江山之远近,嬉于水而逐鱼鸟之浮沉,其物象意趣、登临之乐,览者各自得焉。凡工之所不能画者,吾亦不能言也,其为吾书其大概焉。”

      又曰:“真,天下之冲也。四方之宾客往来者,吾与之共乐于此,岂独私吾三人者哉?然而池台日益以新,草木日益以茂,四方之士无日而不来,而吾三人者有时皆去也,岂不眷眷于是哉?不为之记,则后孰知其自吾三人者始也?”

      予以为三君之材贤足以相济,而又协于其职,知所先后,使上下给足,而东南六路之人无辛苦愁怨之声,然后休其余闲,又与四方贤士大夫共乐于此。是皆可嘉也,乃为之书。庐陵欧阳修记。


    参考资料:

  • 欧阳修宋代
    南园春半踏青时,风和闻马嘶。青梅如豆柳如眉,日长蝴蝶飞。
    花露重,草烟低,人家帘幕垂。秋千慵困解罗衣,画堂双燕归。

    参考资料:

  • 欧阳修宋代
    子聪江山禀,弱岁擅奇誉。
    盱衡恣文辩,落笔妙言语。
    胡为冉冉趋,三十滞公府。
    美璞思善价,浮云有夷路。
    大雅恶速成,俟命宜希古。

    参考资料:

  • 欧阳修宋代
    平地烟霄向此分,绣楣丹槛照清芬。
    风帘春卷秋空碧,剩见西山数岭云。

    参考资料:

  • 欧阳修宋代

    天形积轻清,水德本虚静。云收风波止,始见天水性。

    澄光与粹容,上下相涵映。乃于其两间,皎皎挂寒镜。

    馀晖所照耀,万物皆鲜莹。矧夫人之灵,岂不醒视听。

    而我于此时,翛然发孤咏。纷昏忻洗涤,俯仰恣涵泳。

    人心旷而闲,月色高愈迥。惟恐清夜阑,时时瞻斗柄。


    参考资料:

  • 欧阳修宋代

    春风疑不到天涯,二月山城未见花。
    残雪压枝犹有桔,冻雷惊笋欲抽芽。
    夜闻归雁生乡思,病入新年感物华。
    曾是洛阳花下客,野芳虽晚不须嗟。


    参考资料:

  • 欧阳修宋代
    湖上朱桥响画轮,溶溶春水浸春云,碧琉璃滑净无尘。
    当路游丝萦醉客,隔花啼鸟唤行人,日斜归去奈何春。

    参考资料:

  • 欧阳修宋代
    叶底青青杏子垂。枝头薄薄柳绵飞。日高深院晚莺啼。
    堪恨风流成薄幸。断无消息道归期。托腮无语翠眉低。

    参考资料:

  • 欧阳修宋代
    湖上朱桥响昼轮。
    溶溶春水浸春云。
    碧琉璃滑净无尘。

    当路游丝萦醉客,
    隔花啼鸟唤行人。
    日斜归去奈何春。

    参考资料:

暂无数据
工具链接
©2008-2021 百乐品查询网  冀ICP备20012588号-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