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> 古诗词> 文天祥诗文
古诗词
  • 文天祥宋代
    风沙睢水终亡楚,草木公山竟蹙秦。
    始信滹沱冰合事,世间兴废不由人。

    参考资料:

  • 文天祥宋代

    心如明镜台,此言出浮屠。后来发精义,并谓此台无。

    此台已是赘,何况形而器。圆释正超然,点头会意思。

    多谢城山翁,一语迎禅锋。顾我尘俗人,与物方溶溶。


    参考资料:

  • 文天祥宋代
    千金犯险脱旃裘,谁料南冠反见雠。
    记取小西门外事,年年上巳哭江头。

    参考资料:

  • 文天祥宋代
    世途嗟孔棘,行役苦期频。
    良马比君子,清风来故人。
    相看千里月,空负一年春。
    便有桃源路,吾当少避秦。

    参考资料:

  • 文天祥宋代

    东风解冻出行嬉,一鬨烟尘隔翠微。自有溪山真乐地,从来富贵是危机。

    二三辈行惟须醉,多少公卿未得归。明日主人酬一座,小船旋网鳜鱼肥。


    参考资料:

  • 文天祥宋代
    乍见惊胡妇,相嗟遇楚兵。
    北来鸿雁密,南去骆驼轻。
    芳草中原路,斜阳故国情。
    明朝五十里,错做武陵行。

    参考资料:

  • 文天祥宋代
    不拚一死报封疆,忍使湖山牧虎狼。
    当日本为妻子计,而今何面见三光。

    参考资料:

  • 文天祥宋代

    余囚北庭,坐一土室。室广八尺,深可四寻。单扉低小,白间短窄,污下而幽暗。当此夏日,诸气萃然:雨潦四集,浮动床几,时则为水气;涂泥半朝,蒸沤历澜,时则为土气;乍晴暴热,风道四塞,时则为日气;檐阴薪爨,助长炎虐,时则为火气;仓腐寄顿,陈陈逼人,时则为米气;骈肩杂遝,腥臊汗垢,时则为人气;或圊溷、或毁尸、或腐鼠,恶气杂出,时则为秽气。叠是数气,当之者鲜不为厉。而予以孱弱,俯仰其间,於兹二年矣,幸而无恙,是殆有养致然尔。然亦安知所养何哉?孟子曰:「吾善养吾浩然之气。」彼气有七,吾气有一,以一敌七,吾何患焉!况浩然者,乃天地之正气也,作正气歌一首。

    天地有正气,杂然赋流形。下则为河岳,上则为日星。
    于人曰浩然,沛乎塞苍冥。皇路当清夷,含和吐明庭。
    时穷节乃见,一一垂丹青。在齐太史简,在晋董狐笔。
    在秦张良椎,在汉苏武节。为严将军头,为嵇侍中血。
    为张睢阳齿,为颜常山舌。或为辽东帽,清操厉冰雪。
    或为出师表,鬼神泣壮烈。或为渡江楫,慷慨吞胡羯。
    或为击贼笏,逆竖头破裂。是气所磅礴,凛烈万古存。
    当其贯日月,生死安足论。地维赖以立,天柱赖以尊。
    三纲实系命,道义为之根。嗟予遘阳九,隶也实不力。
    楚囚缨其冠,传车送穷北。鼎镬甘如饴,求之不可得。
    阴房阗鬼火,春院閟天黑。牛骥同一皂,鸡栖凤凰食。
    一朝蒙雾露,分作沟中瘠。如此再寒暑,百沴自辟易。
    嗟哉沮洳场,为我安乐国。岂有他缪巧,阴阳不能贼。
    顾此耿耿在,仰视浮云白。悠悠我心悲,苍天曷有极。
    哲人日已远,典刑在夙昔。风檐展书读,古道照颜色。


    余囚北庭,坐一土室。室广八尺,深可四寻。单扉(fēi)低小,白间短窄,污下而幽暗。当此夏日,诸气萃(cuì)然:雨潦四集,浮动床几,时则为水气;涂泥半朝,蒸沤(ōu)历澜,时则为土气;乍晴暴热,风道四塞,时则为日气;檐阴薪爨(cuàn),助长炎虐,时则为火气;仓腐寄顿,陈陈逼人,时则为米气;骈(pián)肩杂遝(tà),腥臊汗垢,时则为人气;或圊(qīng)溷(hún)、或毁尸、或腐鼠,恶气杂出,时则为秽气。叠是数气,当之者鲜不为厉。而予以孱(chán)弱,俯仰其间,於兹二年矣,幸而无恙,是殆有养致然尔。然亦安知所养何哉?孟子曰:「吾善养吾浩然之气。」彼气有七,吾气有一,以一敌七,吾何患焉!况浩然者,乃天地之正气也,作正气歌一首。天地有正气,杂然赋流形。下则为河岳,上则为日星。“天地有正气”两句:天地之间充满正气,它赋予各种事物以不同形态。这类观点明显有唯心色彩,但作者主要用以强调人的节操。杂然:纷繁,多样。“下则为河岳”两句:是说地上的山岳河流,天上的日月星辰,都是由正气形成的。于人曰浩然,沛(pèi)乎塞苍冥。皇路当清夷,含和吐明庭。“于人曰浩然”两句:赋予人的正气叫浩然之气,它充满天地之间。沛乎:旺盛的样子。苍冥:天地之间。皇路:国运,国家的局势。清夷:清平,太平。吐:表露。时穷节乃见,一一垂丹青。在齐太史简,在晋董狐笔。见:同“现”,表现,显露。垂丹青:见于画册,传之后世。垂:留存,流传。丹青:图画,古代帝王常把有功之臣的肖像和事迹叫画工画出来。太史:史官。简:古代用以写字的竹片。在秦张良椎,在汉苏武节。为严将军头,为嵇(jī)侍中血。张良椎:《史记·留侯传》载,张良祖上五代人都做韩国的丞相,韩国被秦始皇灭掉后,他一心要替韩国报仇,找到一个大力士,持一百二十斤的大椎,在博浪沙(今河南省新乡县南)伏击出巡的秦始皇,未击中。后来张良辅佐刘邦建立汉朝,封留侯。苏武节:《汉书·李广苏建传》载,汉武帝时,苏武出使匈奴,匈奴人要他投降,他坚决拒绝,被流放到北海(今西伯利亚贝加尔湖)边牧羊。为了表示对祖国的忠诚,他一天到晚拿着从汉朝带去的符节,牧羊十九年,始终贤贞不屈,后来终于回到汉朝。为张睢(suī)阳齿,为颜常山舌。或为辽东帽,清操厉冰雪。张睢阳:即唐朝的张巡。颜常山:即唐朝的颜杲卿,任常山太守。辽东帽:东汉末年的管宁有高节,是在野的名士,避乱居辽东(今辽宁省辽阳市),一再拒绝朝廷的征召,他常戴一顶黑色帽子,安贫讲学,名闻于世。清操厉冰雪:是说管宁严格奉守清廉的节操,凛如冰雪。厉:严肃,严厉。或为出师表,鬼神泣壮烈。或为渡江楫(jí),慷慨吞胡羯(jié)。出师表:诸葛亮出师伐魏之前,上表给蜀汉后主刘禅,表明白己为统一事业奋斗到底的决心。鬼神泣壮烈:鬼神也被诸葛亮的壮烈精神感动得流泪。渡江楫:东晋爱国志士祖逖率兵北伐,渡长江时,敲着船桨发誓北定中原,后来终于收复黄河以南失地。楫:船桨。胡羯:古代对北方少数民族的称呼。或为击贼笏(hù),逆竖头破裂。是气所磅(páng)礴(bó),凛烈万古存。笏:古代大臣朝见皇帝时所持的手板。逆竖:叛乱的贼子,指朱泚。是气:这种“浩然之气”。磅礴:充塞。凛烈:庄严、令人敬畏的样子。当其贯日月,生死安足论。地维赖以立,天柱赖以尊。天柱:古代传说,昆仑山有铜柱,高人云天,称为天柱,又说天有人山为柱。三纲实系命,道义为之根。嗟(jiē)予遘(gòu)阳九,隶也实不力。三纲实系命:是说三纲实际系命于正气,即靠正气支撑着。道义为之根:道义以正气为根本。嗟:感叹词。遘:遭逢,遇到。阳九:即百六阳九,古人用以指灾难年头,此指国势的危亡。隶也实无力:是说我实在无力改变这种危亡的国势。隶:地位低的官吏,此为作者谦称。楚囚缨(yīng)其冠,传车送穷北。鼎镬(huò)甘如饴,求之不可得。楚囚缨其冠:这里作者是说,自己被拘囚着,把从江南戴来的帽子的带系紧,表示虽为囚徒仍不忘宋朝。传车:官办交通站的车辆。穷北:极远的北方。鼎镬甘如饴:身受鼎镬那样的酷刑,也感到像吃糖一样甜,表示不怕牺牲。鼎镬:大锅。古代一种酷刑,把人放在鼎镬里活活煮死。阴房阗(tián)鬼火,春院閟(bì)天黑。牛骥同一皂,鸡栖凤凰食。阴房阒鬼火:囚室阴暗寂静,只有鬼火出没。阴房:见不到阳光的居处,此指囚房。阒:幽暗、寂静。春院閟天黑:虽在春天里,院门关得紧紧的,照样是一片漆黑。閟:关闭。“牛骥同一皂”两句:牛和骏马同槽,鸡和凤凰共处,比喻贤愚不分,杰出的人和平庸的人都关在一起。骥:良马。皂:马槽。鸡栖:鸡窝。一朝蒙雾露,分作沟中瘠(jí)。如此再寒暑,百沴(lì)自辟易。一朝蒙雾露:一旦受雾露风寒所侵。蒙:受。分作沟中瘠:料到自己一定成为沟中的枯骨。分:料,估量。沟中瘠:弃于沟中的枯骨。如此再寒暑:在这种环境里过了两年了。百沴自辟易:各种致病的恶气都自行退避了。这是说没有生病。嗟哉沮洳(rù)场,为我安乐国。岂有他缪(miù)巧,阴阳不能贼。沮洳场:低下阴湿的地方。缪巧:智谋,机巧。贼:害。顾此耿耿在,仰视浮云白。悠悠我心悲,苍天曷有极。顾此耿耿在:只因心中充满正气。顾:但,表示意思有转折的连接词。此:指正气。耿耿:光明貌。仰视浮云白:对富贵不屑一顾,视若浮云。曷:何,哪。极:尽头。哲人日已远,典刑在夙(sù)昔。风檐展书读,古道照颜色。哲人日以远:古代的圣贤一天比一天远了。哲人:贤明杰出的人物,指上面列举的古人。典型:榜样,模范。夙昔:从前,讨去。风檐展书读:在临风的廊檐下展开史册阅读。古道照颜色:古代传统的美德,闪耀在面前。

    参考资料:

  • 文天祥宋代
    乾坤能大,算蛟龙元不是池中物。风雨牢愁无著处,那更寒蛩四壁。横槊题诗,登楼作赋,万事空中雪。江流如此,方来还有英杰。(寒蛩 一作:寒虫)
    堪笑一叶漂零,重来淮水,正凉风新发。镜里朱颜都变尽,只有丹心难灭。去去龙沙,江山回首,一线青如发。故人应念,杜鹃枝上残月。

    参考资料:

  • 文天祥宋代
    天地西江远,无家问死生。
    凉风起天末,万里故乡情。

    参考资料:

暂无数据
工具链接
©2008-2021 百乐品查询网  鄂ICP备17015376号-8   字典